骨灰盒的天价谜团:小木盒的“升值”之路(图

作者:龙八国际 发布时间:2021-04-19 12:13

  新华社上海3月30日专电(“中国网事”记者罗争光、周蕊)“殡葬业是中国十大暴利行业啊!死不起了!”“100多元的骨灰盒标价为2080元,利润超过贩毒!”……临近清明节,网民关于殡葬代理暴利的感慨随处可见。国家发改委会同民政部日前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殡葬服务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规范殡葬服务收费,但备受争议的骨灰盒却不在政府定价范围之内。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针对网民诟病最多的“天价骨灰盒”问题进行了调查,解开一只出厂价数百元的普通骨灰盒变身为数万元的“奢侈品”的“天价谜团”。

  在普通人眼中,骨灰盒的真正价格永远是一个谜团。网民“雅鼎俞光”调侃说:“为了告别天价骨灰盒,是不是自己还要为自己做一个盒子啊?”

  骨灰盒到底有多贵?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日前来到上海西宝兴路实地调查。这个路段临近上海宝兴殡仪馆,沿街几乎全是大大小小的殡葬用品店面,被称为“殡葬一条街”。

  在祥和殡葬服务社内,迎面的几排玻璃橱窗内摆放着数十种不同材质和样式的骨灰盒,标价牌上价格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店主告诉记者,骨灰盒一般按标价打四折。一个黑檀木的骨灰盒标价15800元,四折后价格为6320元,更高档的乌木骨灰盒打折后要价8000多元,而紫檀木的打折下来还要一万多元。

  在吉祥殡葬用品店内,所有的丧葬用品都没有标价牌,包括骨灰盒。店主拿出一本厚厚的骨灰盒图册,里面的价格同样是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店主告诉记者,骨灰盒按图册上的标价打八折,“真的想要的话价格还可以再商量”。

  记者指着该店橱窗里摆放的一个骨灰盒问多少钱,店主扫了一眼后答:“3000多元。”“才3000多元,这个不错,打完折多少钱?”店主愣了一下,忙改口:“不对,这个是7000多元的,3000多元的不是这个。这个是黑檀的,3000多元是柚木的。”

  记者看到祥和殡葬服务社的骨灰盒标价牌上的产地都是江西,店主介绍:“我们的盒子都是有品牌的,木质骨灰盒江西产的就是品牌”。而吉祥殡葬用品店的店主说该店的骨灰盒都是产自江苏丹阳:“盒子当然是丹阳产的最好。”

  记者从淘宝网上看到,注明厂家直销的店铺中,黑檀木骨灰盒的价格最便宜的为1680元,仅为市面价的三折不到,紫檀木骨灰盒的价格低至880元,还不到市面价的一折。上海市殡葬行业协会官方网站上,一款材质为条纹乌木的骨灰盒标价为1888元,该网站列出的最便宜的骨灰盒仅需196元,1000元以下的骨灰盒有26种。

  江苏网民“于斌”在微博上说,朋友的亲戚做殡葬“一条龙”业务,“一个骨灰盒最低1200元,成本100元都不到,但是大家还都得掏钱,因为这是不能还价的行业”。

  骨灰盒到底值多少钱?小小木盒又是怎样踏上“天价”升值之路的?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以殡葬代理的身份致电专门生产丧葬用品的江西靖安县特种工艺厂,了解骨灰盒批发报价。

  “我们都是自己生产骨灰盒的,你们可以来我们工厂看。小厂家做不了高档的,我们生产的都是比较高档的。”该厂一名负责人在电话中说,“我们的盒子也是有质量证书的,绝对有保障。”

  记者询问非洲黑檀木材质的骨灰盒价格,对方答称:“有600元的、有800元的,然后有1000元的,好几款。”“出厂价也这么贵?”对方答:“黑檀木的肯定是这个价格。”记者粗略一算,在祥和殡葬服务社,黑檀木的骨灰盒标价高出了出厂价20多倍,最终的售价也是出厂价的约10倍。

  这名负责人同时介绍,便宜的骨灰盒只需100多元,“180元的好卖,135元的太便宜不好卖,款式老,显得单薄。最好卖的是牛黄檀木的,330多元,显得比较重”。她还介绍,如果骨灰盒上要镶玉,多加三四十元钱即可。

  对于批发骨灰盒的物流成本,对方介绍如果是要单独发货,一件骨灰盒从江西到上海的运费大约80元,“一般我们是走物流公司,更便宜”。

  上海宝兴殡仪馆副主任任黎伟分析说,由于骨灰盒的材质很难辨别,而且普通百姓也不清楚个中行情,“所以很多一条龙代理和殡葬用品店就可以漫天要价,一个进价1000元的骨灰盒一条龙可能卖到四五千元。我们殡仪馆有198元的平价骨灰盒,但一条龙会卖到1980元”。

  在宝兴殡仪馆的骨灰盒售卖区,设置有一个分辨假冒伪劣商品的展示专区。“有不少客户拜托我们鉴定骨灰盒材质,最终发现购买的所谓高档红木其实是用低档木材甚至是树脂材料伪造的。”任黎伟说。

  任黎伟透露,为了不让丧家接触殡仪馆的治丧服务人员,殡葬代理会想尽各种办法和理由。“如果家属想询问或者比对一下,他们就会以死者为大为由打马虎眼,不作解释,也阻止家属询问其他人。只要家属接触不到正规机构的信息,一条龙就可以任意忽悠。”

  不难看出,骨灰盒之所以成为暴利商品,一个重要原因是信息不对称,一方面普通人对于骨灰盒的材质、销售渠道不了解,难以辨别,另一方面则是殡葬代理会找各种理由“忽悠”家属、阻止其获得正规机构的信息。

  事实上,近年来各地政府为治理殡葬“一条龙”乱象已经推出了不少切实举措。以上海为例,为了做好殡葬服务的信息公开,上海市殡葬行业协会官方网站上对各类殡葬用品和殡仪服务的标准价格都进行了公示,上海市属三家殡仪馆的大厅内也都有专门的展板公示殡仪服务价格。

  为了避免殡葬代理服务机构“打闷包”、暗箱操作,上海还在2011年清明前夕推出了《上海市殡葬代理服务合同示范文本》,以表格方式对殡葬服务的项目和收费予以细化,明确费用标准。今年清明,上海将签订《殡葬代理服务规范》和《上海市殡葬代理服务合同》列入市场警示,提醒市民增强合同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

  不过,由于普通市民不了解治丧,而委托殡葬代理比较省心,客观上存在市场需求。上海市殡葬行业协会会长王宏阶表示,目前上海约50%的市民治丧还是委托“一条龙”代理。在宝兴殡仪馆,殡葬代理带过来的客户占据了客户总数的70%。殡葬代理受利益驱使,一般会“主动出击”,在医院、社区等布下强大的信息网络抢夺遗体资源。

  正因掌握着客户资源,不少殡葬代理才敢于无视行业部门的规范要求,“控制”着丧家随意“忽悠”。上海一家殡葬代理机构的负责人表示,即使丧家签了代理合同,也可能落实不严,“很多家属因为悲伤或者根本不懂,都是由代理中介代签字的,合同也就流于形式了”。

  骨灰盒暴利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百姓传统的消费理念使行业监管打了折扣。王宏阶介绍,从2008年起,上海陆续推行殡葬代理机构和从业人员统一培训、持证上岗、网上公示,并推出“电子钥匙(电子IC卡)”、殡葬代理星级评比等方式,形成验证代理身份、记录代理业务历史并形成诚信档案、加强反馈监督等机制。上海白事热线不仅接受丧家的咨询,也接受市民对殡葬服务的投诉。只是,如何让更多的普通市民知晓并接受这些信息、加强宣传服务的有效性;如何摒弃脸面意识而主动维权,不给“黑代理”可乘之机,值得进一步思考。

  业内人士指出,其实只要“一条龙”难以在获得死亡信息、获取遗体方面“捷足先登”,所有的“坑蒙拐骗”就难以“施展”,所以民政和卫生、社区等部门应联手合作,从源头上进行防控;对于价格欺诈、合同诈骗等行为,工商、公安等执法部门则应加大举报、查处力度。此外,我国10多年前颁布的殡葬法规并没有覆盖近些年兴起的殡葬代理行业,如今要予以加强监管,相应的法律法规需完善。

  照片说明:在淘宝网上,一个黑檀木骨灰盒的标价高达9200元。(3月30日摄)


龙八国际

下一篇:没有了